莱伊琳娜之鹰

〔原创〕玛丽的葬礼(欧美群像)

像所有电影和电视剧里都会描绘的那样,那天正下着雨,阴沉沉的雾气笼罩着墓地。

玛丽的葬礼在伦敦郊区的墓园里如期举行。你迟到了,但你还是保持着慢条斯理的仪态,从小轿车上下来,优雅的撑起雨伞,清脆的高跟鞋声激荡在墓园的石板路上。浓雾察觉到你的到来,在你的身边环绕,让你看上去就像一个幽灵。

远远的,你听到了《奇恩异典》的调子,是小提琴。在雾中有几个孤零零的影子忽隐忽现,那大概就是葬礼了。你有些吃惊,竟然只有那么几个人,也太少了。

你记的玛丽的婚礼。那只是在一年多以前。虽然你没有亲自去参加,但是其他女孩儿经常和你说起这个。“人山人海,在门口排起了长队。”她们告诉你:“玛丽和她的丈夫与每个人拥抱握手。玛丽穿了白色的婚纱,看起来宛若天使,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她那么开心。她的丈夫也是,他看起来像个绅士。圆桌摆满了大厅,每一个桌子都放着白玫瑰,还有无尽的香槟酒。婚礼也很好玩——伴郎的演讲时突然抽了疯。还有舞会……”这时她们会露出梦幻的神情。“这是玛丽应得的,每个人都喜欢她,但如果我也有这个运气……”
每个人都喜欢玛丽,这一点也不假。她风趣幽默,爱恨分明,性格里完美的融合了刚毅和柔情,而且她见鬼的聪明。虽然她像很多人一样有自己的黑历史,但不像其他人,她从不过多的纠结于过去。她是个好人,全心全意的爱着她的丈夫和朋友。这不应该是她的结局。

你走近了。你看到站在中间的那个人,她的丈夫。他低着头,好像所有生气都被抽走了。玛丽的朋友们正站在他旁边。你还看见一个男人,他带着滑稽的表情,看起来又像是悲痛又像是愤怒,好像是在克制自己不要在葬礼上爆发。一个中年男子,他看起来相当惭愧不安,可能他觉得玛丽的死是因为自己的疏忽——不只是他,葬礼上的其他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带着这样的一种表情。你认出了那个小提琴手,他是玛丽和她丈夫的朋友。他完全沉浸在音乐中,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看上去难以置信的悲伤与愧疚。还有一个不安的年轻女人,她可能已经意识到玛丽的葬礼只是悲伤的开始,而更加困难的事情——接受现实——还在后面。葬礼现场还有几个人,你猜他们应该都是玛丽的朋友。其中一个低着头的老妇人抱着一个婴儿——那是玛丽的女儿。她还那么小,在襁褓中安静的睡着,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已经入土。

你身后传来沙沙的声响,女孩们纷纷赶过来,参加玛丽的葬礼。你看到了诺伊塔,她一袭红裙,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。她看到你,给了你一个忧伤的微笑。莎朗优雅的从灌木丛中迈出来,动作还是一样的敏捷,但她看上去非常疲惫。还有露易丝,她的穿着显示她是一位利落的职业女性,但是她的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疲倦。看来最近她的生活不是很容易——近年来生活对你们这些女孩儿们都不容易,对玛丽更是尤其艰难。毕竟她没有你们大多数人年轻漂亮,她的黑历史很难被忽视,她是英国人,她很有名,而且她的生活实在是一团糟。但是她足够聪明,能做到既不失身份,也不失个性,对观众挑剔的口味应付自如,还乐在其中——不像你们大多数人,她真的是在享受她的生活。每个人都喜欢玛丽,她也爱着身边的每一个人,直到最后一个疯女人将子弹射进她的心脏。

你想起你上一次见到玛丽时的情景。那是圣诞节之前的一天,在咖啡馆里,你们这些人下班后总喜欢来这间咖啡馆分享今天的经历。你一进门就看见玛丽双手捂脸伏在桌子上,几个女孩在旁边安慰她。

“我完了。”她闷闷地说。

你很惊讶——玛丽从来不这样的。你刚打算问,诺伊塔见你来了,向你点头致意,并使了个眼色让你不要说话。

“我的丈夫和朋友会恨我的。”

这时,露易丝在旁边插话了:“他们不会的。你知道的。他们会理解的。”

“这次不一样。我差点杀了他,他现在还在医院里呢。我……”她的手在颤抖,“天哪,我干了什么……”

“我干过更差劲的。”莎朗安慰到。“虽说严格来说不是我……但是放心,一切到最后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玛丽说。“观众们也会讨厌我的。”

“玛丽,放心,观众喜欢戏剧性。”

“她们会讨厌我的。”

这下,所以人都安静了。

“现在我的努力全白费了。”

一阵尴尬的沉默后,露易丝开口了:“说真的,你真的不用那么在乎她们。她们是几乎无法被取悦的。”

又是沉默。

“对。”玛丽深吸了一口气,几乎是瞬间平静了下来,你很好奇她是怎么做到的。“她们是几乎无法被取悦的。”她抬起头,蓝眼睛直直地对着露易丝,“所以说我才要试试。”

她微笑了起来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过的样子,拿起包,甩了甩头发,走出了咖啡馆。仅仅几个月后,你接到了她的死讯。

一阵冷风夹着细雨吹过,你打了个哆嗦,雾却好像更浓了。死,死会是什么样的?对于普通人来说,死已经很神秘了。更何况你们不是普通人,你们活在人的想象中。但说不定这会让事情更简单一点,你想。如果人们认为死是痛苦的,那么对你们来说就是痛苦的。如果不是,那就不是。他人的想象就是你们的真理,这可真方便。当然,你也有可能根本不会死,毕竟你是个角色,你并没有真实存在,也不会真的衰老凋亡。只要编剧让你活着,你就活着,岁月不会在你身上留下任何痕迹。不过,如果编剧稍微脑抽一下,或者某个长得和你差别不大的人厌倦了假装是你,你就很有可能死去。甚至还有更悲惨的——失去主角光环。诺伊塔给你讲过她某个同事的故事。可怜的塔莎•雅尔……

当你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,你发现你的身边已经站满了人,她们都来参加玛丽的葬礼。娜塔莎•罗曼诺夫已经站到了莎朗•卡特的旁边,黑色紧身衣与莎朗的一身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金妮•韦斯莱和赫敏•格兰杰穿着黑色的袍子——不过至少她们还有个参加葬礼的样子。在露易丝•莲恩的后面隐约能看到黛安娜花里胡哨的战衣。有一个女孩穿着婚纱就来了。你意识到她是瑞典的公主——你不记得她的名字,但你记得她嫁给了一个英国的特工。小辣椒就站在黑寡妇的旁边,手上崭新的订婚戒指很醒目。你还看到了格温•那维尔——有点奇怪,她不经常出来的。诺伊塔•乌胡拉和她的同事们站在一起,她们有的看起来就像人类,但有的却长着头脊,尖耳朵或有褶的鼻梁,有的能看到脸庞两侧的斑点,还有的带着金属的植入物。她们大多都穿着休闲衣似的奇怪制服,只有两三个穿着紧身衣——这可真是少见,介于你们大部分人都是穿紧身衣的。你还看到了绿色的卡魔拉,蓝色的瑞雯,亮晶晶的艾玛•佛罗斯特,以及她身后的一群奇奇怪怪的紧身衣女孩——她们就是那个叫叉什么的组织里的,你记得。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超能力,独特的制服,独特的发型,和独特的悲惨命运。

曾经,在生活变得艰难以前,你们的作用只是在英雄拯救世界的时候当一个漂亮的摆设,被坏蛋捉走时尖叫几声,时不时吻一下男主角,最惨也不过被反派杀死,成为剧情发展的推动力——然而这也很少发生。那时的生活很无聊,但是轻松。观众不会认真对待你们,你也不必费力讨好他们。但是他们很快就厌烦了这样的俗套,他们想要不一样的女主。于是你们想办法赶上潮流——不要对男主过分热情,别一副多愁善感的模样。要试着扮酷,脱下束胸裙换上紧身衣……但这还不够,毕竟,给男主做陪衬是你们的唯一目的。你们中有些人就到此为止了,但是有的人接着努力,于是她们不再单纯是男主的陪衬,她们有了自己的故事,自己的个性。更有幸运的人——比如说像是黛安娜,或者诺伊塔•乌胡拉的一票同事们——则在男人的世界里打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,到最后已经没有人在乎她是女人的问题了。然而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压力,更多的要求,更挑剔的观众。当你以为事情不可能在复杂的时候,一种叫腐女的奇怪玩意突然多了起来。在她们的故事中,她们需要点什么东西来衬托男孩儿们之间的“真挚情谊”,而你们总是不幸躺枪的那个。这有时是好事,毕竟一般你们在她们的故事中只是扮演主角的好朋友,同事,单纯的龙套,甚至是神助攻。但总有的人会把你们描写成爱情故事中必需的反派,让你们伤透了你们所爱之人的心。你们是骗人感情的毒蛇,灾难般前女友或前妻,挑拨离间的混球。这就很麻烦了——因为,既然你们是活在人们心中的,成为一个优秀的角色并被人们所喜爱就是你们所有人的终极梦想,你们所谓人生的唯一目的。面对一些腐女,你们大多数人选择不予理睬,然而这就像是永远的自我欺骗,真的很难办到。简就无法承受这个,为此她和她的男朋友——某个神吧。你记得——分了手,但这只是恶化了她的处境。可怜的简,你好久没有见到她了。

玛丽,玛丽则不一样。从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她就明白自己所处的困境,并决定迎难而上,成为所有人都喜欢的玛丽。她使自己成为了风趣幽默,爱恨分明,而且见鬼的聪明的玛丽。在她短暂的生命中,她让无数观众们耳目一新,得到了不少的赞誉。然而这不够,这还不够。虽说大多数人——包括许多腐女——都喜欢她,但她还是不甘心。当然,毕竟她是玛丽,她无法忍受被理所当然的当成反派。于是,最后,她选择放手一搏。

现在,玛丽•华生的葬礼已接近尾声,女孩们已经多到把葬礼的现场围个水泄不通,各种花里胡哨的衣着发色,黑白黄棕蓝绿的肤色相交映,咋一看就像是派对现场。但每个人都严肃的静默着,向玛丽表达自己最后的敬意。葬礼结束后,中间的人鱼贯而出,径直地穿过你的身体,根本没有意识到你们的存在。玛丽的丈夫约翰在无声的哭泣,玛丽的朋友夏洛克拿着他的小提琴,他看起来终于找回了他的自制,表情像面具一样空白。还有雷斯垂德警探,茉莉•胡珀。玛丽的其他朋友跟在后面,你看到那个在玛丽婚礼上出过场的龙套前男友,他依然带着那副滑稽的表情,好像他分分钟就要冲到夏洛克前面质问他——你希望他别这样做,死一个人已经足够了,而不像玛丽,他的死不会有任何意义。哈德森太太抱着小罗茜走在最后。她终于从酣睡中醒来,婴儿嘹亮的哭声回荡在墓园里。你目送他们离开,然后转过头。玛丽的葬礼已经结束,玛丽的葬礼即将开始。

现在,只剩下你们女主角们围着玛丽堆满鲜花的坟墓,沉默的等待着。多么奇怪,你们大都是果决勇敢的人,但是现在没有人第一个上前去,陈述自己的悼词。这也可以理解,毕竟也没有谁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,玛丽是个真正的好人,而她的死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,她们都说,没什么好说的。

错了。

她们中没有谁真正的理解玛丽。你想。她们无法想象这一切对玛丽是多么的艰难,那些与玛丽一样处在尴尬境地的人大多都自动放弃了梦想,而那些真正出色的则都没有像玛丽一样处在风暴中心的经历。她可以尽她所能变得更加优秀,可是总会有人对她说三道四,只因为她是女主,约翰的妻子,夏洛克的朋友。更何况她的黑历史让她被迫干出一些让她自己都很痛苦的事,更是加剧了观众对她的反感。你想起了你最后一次看到她时,她正为开枪打伤夏洛克而难过。不过,玛丽从未放弃过她的理想。她要成为所有人都喜欢的玛丽,她从来说到做到。

玛丽和你们所有人都不一样。没有人像玛丽一样聪明,也没有人像玛丽一样固执。她意识到,活着的人会备受争议,而死了的人则会被封神。她的死,意义不仅仅在于救了她的朋友,更将她的人生推向了她梦想中的巅峰。从此之后,她不会再是分了手的前女友或离了婚的前妻,她将是约翰死去了的妻子,以她生前的爱与温柔鼓励他走出亡妻的阴影,推动他面对全新的生活与爱情(猜猜是和谁)。即使依然有的同人文会把她当反派来用,但读者们也不可能再将她想象成那样一个人。而当又一篇同人故事结束时,他会带着爱恋和怀念回想起她生前的笑影,感谢她曾给他带来的美好。玛丽成功了,她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生命的意义,她成为了所有人都喜欢的玛丽。

你身边传来了低低的抽泣声,你咬了咬牙,走上前去。你停在墓碑后面,面对着人群。她们都在看着你,眼中泪光闪烁。你将手搭在墓碑上,就像搭在她的肩膀上。白色大理石冰冷湿滑。你开口,玛丽自豪的笑影在你眼前浮现。

“玛丽•华生。”你说,“她是个伟大的角色。”

〈完〉

嗯......这篇文的产生主要是因为我很喜欢玛丽这个角色。
一般像神夏这样男性中心又超腐的剧或电影,女主形象往往是干瘪无聊的,而玛丽却让我耳目一新,说她是这类作品中最好的女主也不为过。当然,这类作品的同人文中往往有很多黑化女主的情况。这大多是情节所需,对我来说是完全没问题的,我也早就习惯了。然而我单单只是感觉玛丽挺惨的,编剧尽心让她不那么无聊,但是被黑化还是免不了的。女主不容易,且行且珍惜,于是这篇文就有了。